端木凌蓝

关于六月二号的事情

嘉丹。车轱辘。极短。







“吃饭的时候不要东张西望,”

一根指头出现在嘉德罗斯的视野里,害得他不由自主对了眼。

噢脸颊上的酱料被这根手指头擦掉了。

“嘉德罗斯。”

啧,这个丹尼尔……!管得倒宽!

餐桌对面的白发青年端着一副温和的笑脸。
又是这种……让人牙痒痒的该死的笑!

“你看,你又走神了。”

嘉德罗斯从神游中被唤回,面前是白晃晃的与记忆中那个笑容重叠的脸,唯一不同的是笑着的脸上细密汗珠与红晕比那个夏天的,更甚。

嘉德罗斯张了张嘴想回呛他,又突然想起论说话这人可是最擅长,“切”了一声腰狠送三下,果不其然收获了一串凌乱的呼吸,那个让人讨厌的游刃有余的笑有了碎裂的迹象。

人就是人嘛,端着那种好似机器人的笑有什么意思,这样不是很好看吗。

嘉德罗斯得意地想着,用腰晃起了节奏。
“你……怎么还是……”丹尼尔被这一下搞得脸上有点挂不住,喘匀了气抱怨起来,“只知道胡闹,一点没有长进……”

这话嘉德罗斯自然是不想听他说完的。低头让那张会说出恼人的话会喘出好听的音的唇闭上,碾来碾去好像真要他闭紧永不叨叨一样。丹尼尔的长篇大论就这么被堵在嗓子里,面上有一丝愠色。

那张唇于是红润起来,嘉德罗斯伸手抚他的眼尾,在颊侧停下,让丹尼尔看着自己。

“六月二号了,别再把我当小孩子了。”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