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凌蓝

三大(个)主(duan)题(zi)下的丹尼尔

英雄式的职责、绝对信仰、命运的专制

主题来自《生命物语》那本我似懂非懂的书。
OOC且私设比山高比海阔。
涉及数据的大多胡诌,请不要认真计算或记忆★
分别是实验员,神父,天体物理学教师的设定。
努力严肃然而。强行文题相关。

文笔拙劣。您的返回键随时都在。

OK吗?
三个超短的辣鸡小片段↓















1.英雄式的职责

“编号EA870,实验员丹尼尔负责。”
“是,大人。”
“项目里称呼我们神使。”
“是,神使大人。”

说是实验员,仿佛叫裁判员更适合些。丹尼尔的主要工作是观察,监督并筛选能特异性表达目标抗体的菌落,然而。

“……这瓶也被污染了吗。只能退场了啊。”

——叫裁判员是因为这些菌落极易被污染,丹尼尔每天干得最多的事儿就是“判处退场”啦,“判处退场”这种中二说法仅仅是不让每天都泡在这的我们坏掉啦——同实验室的人解释说。

“丹尼尔。你那实验尽快给我们呈现一下。”
“是,神使大人。”

“哎呦你的菌又坏了一瓶。及时处理啊!”
[神使大人说,您的?哎哟,菌落2瓶,需退场。]

“这AI……数据处理有欠缺。周一我还是送还那位再修修吧。”
处理了被污染的菌落,重新消毒完毕的丹尼尔裹着白大褂坐进检测区,进行抗体表达的特异性检测。

阳性。
两瓶。
格瓶和嘉瓶,且无癌变迹象,端粒在正常长度范围,增殖保持在较高速率……这近乎完美的状态,简直要给个第一名了。

“嗯?金瓶的增殖速率也上来了啊。”

[哎哟,您的菌落,1瓶,需退场。]

“丹尼尔!你的材料我不小心弄坏了。”

今天的丹尼尔实验员,也在努力工作。

2.绝对信仰

歌声在流淌,那片冰凉的星空也一样。

他站在祭坛前,背影是一片模糊的暗色,侧边的花窗给他投了些淡而散的光。

“众星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圣像崩塌。教堂燃起炽烈的火,火焰伸向群星闪烁的方向。

“带领我的灵魂去到夜里。”

那袭白衣染上异教的颜色,斑斑驳驳。

“愿群星指引我的道路。”

“阿门。”

3.命运的专制

“丹尼尔是这颗恒星的名字。事实上,1997年天文学家发现它还有一个伴星,于是这两颗恒星分别称为丹尼尔α和丹尼尔β,α星视星等负1.76,是全天第一亮星。质量是太阳的35倍。年龄估测在……嘉德罗斯同学?”

被点到名的嘉德罗斯手一松,星球模型被磁力引回轨道。

“蓝矮星和白矮星,表面是氢。这导论课上都讲过,你健忘么。”
他眯眼瞪着两米一的老师,
“还是说,因为这玩意跟你名字一样你情有独钟?你可真自恋。”

丹尼尔老师心里默念莫生气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我若气死谁得意……

“导论课上我粗略介绍的末尾,我说的是‘之后我们会详细讨论这个双星系统的特征’,对吧?”微笑。

“不就是比其他的亮了点,反正公式都一样。你就没点别的好讲?”
说着嘉德罗斯的手又伸向了悬浮在磁场里的模型。

“丹尼尔老师,我,我无意冒犯您,其实……我也想听点别的,更有意思的。”
“老师,既然它这么亮,古往今来关于这个双星系统应该有不少传说吧。”

丹尼尔低头看着他这班明明是天体物理学的本科生,却突然开始要求讲故事的未来的理论物理学家,
当然,这一眼扫过去,他并没有错过坐在第二排似乎脸上写满“我有话要说”的安迷修同学。

“安迷修同学,你准备给大家讲讲那些传说吗?”他摆着温和的微笑看向安迷修。

“死亡星辰!我们都是死亡的星辰啊——”安迷修眼睛闪闪发光,手一挥指着嘉德罗斯手里对撞后的星球模型,
“丹尼尔老师一定是来自遥远的丹尼尔β的星辰碎片,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母星的召唤——”

宛如戏剧中高声吟咏十四行诗的骑士。
等等。
对撞后的,星球模型的,碎,片……

丹尼尔觉得自己一定是带这个班时间太短因此还没习惯这样的节奏。
罢了。
掺点传说。

“这两颗恒星对我们脚下这片土地来说主要出现在冬季夜空中,而对盛产传说的古希腊和古埃及则不同,他们可以在夏季看到丹尼尔α星。

α星亮度很高,又是F型金白色,古希腊人把它比作审判之神,象征秩序和力量。然而,在埃及则截然不同,人们把它看作灾厄降临的先兆。”

“所谓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是的。”丹尼尔微颌首。

“既是维序,也是乱序,有趣。”

一声巨响。
“旁边同学请帮雷狮同学把桌子扶起来。”丹尼尔这是这堂课不知第多少次摆出微笑。

也许吧。
我们都是死去的星辰。
穿越漫长岁月后

这个碎片终于成为了他。

第三个主题里的雷狮昨晚喝太多这会趴桌睡了结果不小心踹翻了桌子。
感谢您看到这里☆
来这是我今天为太太们比的小星星★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