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凌蓝

【建御×黄云】月影 R18

    在前面的废话:
OOC有,假文艺有,实在缺粮,欲求不满的拙劣产物,
短小的建御雷神噩梦后发生的肉,吃坏了赶紧吐出来甩在下一瓶硫化氢 ,明明只有半个月就要高考了在下却如此放荡,实在不好,不好。
文笔拙劣。
诚惶诚恐地希望您食用……微微愉快就好。            
——————————————————————————

                                    月影

                                   cp:建御雷神×黄云

       和式门被拉开又关上。月光自窗外洒进,勾勒出榻上人清俊的眉眼。
       “君主……?”睡意朦胧的柔和音调。“……”来人不语。紧咬着牙快步走到榻旁,捞起那个没睡醒的道标就吻。
“……?!”【君主?这是……】黑眸睁圆了,却即刻半阖上,轻轻地回应。
        建御雷神的红瞳眯着,忘情地加深着,有种撕咬意味的吻,缓缓将他压回榻上。适时攀上的动作让那双常握刀剑的手顺理成章地解开黄云的长衿。将它们剥至肩头,黄器的锁骨在月光下白莹莹的,转向下,建御雷神的虎牙滑过他的喉结,引得黄云不由自主地轻叹,喉结微动,于是那红瞳的神咬住了它,轻轻磨蹭着虎牙。又仿佛觉得不满足,转向被月光打得洁白的侧边颈子,一口咬下。“唔!”闷住那声痛呼,皮肤上传来微麻的痛感。
       “我不允许。我不允许。只有你,我不允许!给我站在我这边啊混蛋黄云!”
       “……!君主……”
       一口气把黄云的长衣除至腰际,伸手抱住了那带着伤疤的光裸躯体。皓白的月光静静地洒在他淡金色和他墨黑的发上,他埋头在他的颈窝,鼻腔里全是黄云的气息。“总是摆着那一张从容的脸也无所谓,该死的冷漠也无所谓,成不了祝……也无所谓!你爱怎样就怎样就是不准背叛我。你听见没有!”黄云轻声叹,抬起的手犹豫一下还是搭在了建御雷神的肩上:“身为您的道标,在下必将赌上此名,永远站在您那边,绝不背叛。”
       “好。”
       顺着颈窝一路向下,逆着光的两个身影形成优美又富有力量感的曲线。月光在淡金色长发上流淌,滴落在墨黑色的发间,隐去锋芒。
       “哈……君主……”黑色的瞳仁失了平日的清亮与淡然,温和的嗓音全化为气音起起伏伏。“黄云……”叹息般地唤着彼此,深入,浅出,晶莹的液体在闪着光。红中映着黑的瞳,黑中影着红的神。嘴唇触碰,交叠,索取,给予,颤抖,抚摸……清冷与炽热的体温交融,冰河解封,春水奔流。月光变为静火,莹白躯体寸寸染上暖色。并不多宽敞的和式小屋中,喘息声和着月光起舞。“嗯……啊!”舞曲突然变了调,平日自制力颇强的黄云此时也压不住了。自己教人难堪的叫声落入耳中,他慌忙以手背抵住唇,迷离的表情被冲破,只余满脸的不知所措。建御雷神忍不住笑了起来,将那手拿开,与之交握:“别忍着了,傻子。他们听不到的。”
       “在下失态了。您莫非布下了结界……!”建御雷神的红眸中闪着愉快的光,黄云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他战场上的模样……不,又不太一样。是温柔的,建御雷神在无数次盯着他度过一个又一个下午的模样。
      【在下黄云,必将作为道标,竭力为您指明道路,陨首不惜。愿您成为您希望成为的……建御雷神。】
       两人的气息在月光中交缠,狂舞,旋转,升腾,越来越高昂。月轮向他们舞曲的终音洒下了虔敬的光。
       月影云上,御雷者相拥于月色之中。
      
      

所谓阳光啊,就是最好的摇篮曲了喵。

第二套全国青老年猫广播体操,现在开始——

VIVE LA FRANCE 临摹。 路灯毁整幅 手抖毁一生系列😂透视被吃。上色前与上色后。专治强迫症😂角虫养成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