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凌蓝

大家好我来丢人
是看了@江山余此物 这位太太写的《从这里我们看到了安灼拉情人的名字》激情狂草的弗朗西斯x安灼拉(?)

翻说说看到P2的文字突然ER上脑。
直接在摸鱼本上狂草

可我不知道格朗泰尔眼中的阿波罗的样子

我好喜欢卡尔顿眼睛里那种带着疯狂的痴迷的光。
生命万岁。

短小,慎入。
是自家孩子和朋友孩子的花车。
……两个孩子是情缘。
灼渊是我家孩子,湖生火龙。是武当。
九棠是朋友孩子,暗香。

我流安灼拉x2。
水彩摸索中。
我永远喜欢自由引导人民。

关于六月二号的事情

嘉丹。车轱辘。极短。







“吃饭的时候不要东张西望,”

一根指头出现在嘉德罗斯的视野里,害得他不由自主对了眼。

噢脸颊上的酱料被这根手指头擦掉了。

“嘉德罗斯。”

啧,这个丹尼尔……!管得倒宽!

餐桌对面的白发青年端着一副温和的笑脸。
又是这种……让人牙痒痒的该死的笑!

“你看,你又走神了。”

嘉德罗斯从神游中被唤回,面前是白晃晃的与记忆中那个笑容重叠的脸,唯一不同的是笑着的脸上细密汗珠与红晕比那个夏天的,更甚。

嘉德罗斯张了张嘴想回呛他,又突然想起论说话这人可是最擅长,“切”了一声腰狠送三下,果不其然收获了一串凌乱的呼吸,那个让人讨厌的游刃有余的笑有了碎裂的迹象。

人就是人嘛,端着那种好似机器人的笑有什么意思,这样不是很好看吗。

嘉德罗斯得意地想着,用腰晃起了节奏。
“你……怎么还是……”丹尼尔被这一下搞得脸上有点挂不住,喘匀了气抱怨起来,“只知道胡闹,一点没有长进……”

这话嘉德罗斯自然是不想听他说完的。低头让那张会说出恼人的话会喘出好听的音的唇闭上,碾来碾去好像真要他闭紧永不叨叨一样。丹尼尔的长篇大论就这么被堵在嗓子里,面上有一丝愠色。

那张唇于是红润起来,嘉德罗斯伸手抚他的眼尾,在颊侧停下,让丹尼尔看着自己。

“六月二号了,别再把我当小孩子了。”

刚给麻麻发了 这边也存一下
同时也祝大家的麻麻母亲节快乐(。・ω・。)ノ♡

赶稿期间的小小论文——读者有罪论

尤其是一些喜欢将各种各样的play各种paro套在自己喜欢的角色上,并说着社保社保ooc也无所谓日xx就好的人,我不禁想问真正喜欢的是这个角色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

九:

读者质量决定圈子质量是真的……遥想当年的ggad,一个明明是官配却冷的不像HP圈CP的cp,真真叫神文遍地有,太太到处走。究其原因其实是当时萌ggad的人普遍比较成熟一点……也造成了十篇ggad九篇虐,还有一篇是EG的场面【霍格沃茨的黑湖我的泪啊~啊啊~啊~】哪像现在小甜饼一抓一把的……当然现在的圈子质量也很不错,只是和前几年的风格不一样了。
这篇转来存好。


名与姓.皆无:



想起了被人棍文化支配的恐惧......真的,如果这篇文章能更多人看到就好了。




这样就不用在看到人物OOC、内容三俗的文章时能做的就只有默默退出了。




非常惧怕偏激分子。




阿陶:







妖聿:















写出来警醒自己,以及给有兴趣的人看两眼,没兴趣的、不认同的很正常,我们只是提出一种说法和倡议。








【追加了一些新内容,补充修改】








【以及原作者的抖机灵补充内容,欢迎再来讨论w戳这里
















来自我好朋友的经典理论——读者有罪论。








早两年我不是完全信奉,但是现在已经成了这个理论的支持者。








一般热圈,不可避免一些现象,具体不用列举,大家都知道。
















我和我的朋友都是绝对支持创作者创作自由的。








这一点值得强调,而放在同人内有两点被大家在意:








1.OOC,2.社会道德准则








我想通过举例来说明这个情况,这两个例子只适用于同人范畴进行这个问题的讨论,而且只是例子,没有任何的实际影射。我是个写文的,我就以写文来举例。








先讲OOC。








一个有名的作者,粉丝众多、热度都极高。








先前写的某CP的文得到大家的广泛认可和好评,结果新写的文OOC了(普遍认知中的OOC),那么接下来会发生的情况,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读者。








情况一:如果读者水平普遍较高,那么大概会有人勇敢的站出来说太太您这样写有点不对了,然后论述一堆理由。
情况二:读者水平普遍偏低,那么在大环境依旧在夸奖的情况下,敢站出来的人几乎没有,大家继续维持繁荣的假象。
情况三:作者自省能力极强,幡然醒悟。
而第三种情况,确确实实少见。
接下来,就牵扯到一个作者自由和作者责任的问题(这部分与道德这类无关)。
我认为,在同人范畴里,OOC是需要被极力避免的,我也相信一个真的爱这个cp以及热爱自己文字的人,一定会很在意这个问题。








但是很多不OOC的作者,他们是出于爱而主动背上“不OOC”这个责任的。








这个责任并不是义务,作者可以选择主动承担责任、被动承担责任、不承担责任。
我们跳出来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三种选择经常被当做评价、或者批判一个作者的创作水平的标准——主动承担责任的作者不容易OOC,被动承担责任的作者可能会跑偏,不承担责任的作者更容易跑偏。








那么回到上面的例子:
接下来就是展现作者自由的时候,这个作者是继续创作这个OOC的作品,还是改变,这是作者的自由。(当然情况二可能都到不了这一步)
如果他改了,可谓是皆大欢喜,但是他看完所有的建议后,依然决定要这样创作下去,说“我觉得我这样写没有问题”,我佩服他,而且尊重他这样写下去的选择。
如果作者选择坚持这样创作,那么再接下来,又是读者的问题。
原本这篇文就备受关注,而作者也表明了我就是要这么写,但这么写下去,在普遍认知里,这确实就是OOC,那么读者会怎么做?
情况一:因为我爱这个老师,所以我会继续支持下去吧→导致结果,OOC的文依旧维持高热度,高居不下,甚至成为圈内神作。
情况二:读者放弃这篇文→导致结果,热度下降,起码不会占在榜上影响别人、不会成为神作,或者作者因此意识到了问题,就此改变或者弃坑。
从结果上来看,走向完全不同。








如果这篇确实OOC的作品依旧受到追捧,我认为作者没有什么问题,因为这些作品的影响力、受众数量、热度,全是读者给的。








也就是说,这样的作品可以一点影响力、热度、读者都没有,也可以有一大批受众、热度上万、成为镇圈神文。这一切,取决于读者,而非作者。








一些事、一些作品、一些作者会到某个地步,是读者捧得,是读者给他们这个机会和高度的。








作者的写作权利是绝对自由的,至于他想不想承担不OOC的责任那要看他的意愿。而读者的水平,读者的辨识能力,在这个问题上,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然后关于社会道德准则的例子,仍然仅限于同人范畴。








我们稍微列举的极端一点,如果是一篇带有强烈犯罪性质的文成了圈子的神文,那么我个人的观点如下:








1.单纯从创作角度








我们不能否认创作者有创作这种题材的权利,创作者有权这么写。








2.单纯从对同人作品中角色和原作的角度
如果这个角色本身不是这样的、不与这个内容相关,那么就是OOC,没得跑。








3.单纯从对读者的影响








我们国家没有分级,这是个大遗憾,也算是问题的根源。








读者里确实有可能有未成年、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但是也有能独立思考的人、有成年人、有成熟的人,我认为不能以最短的那根木板为标准去砍掉其他长的木板,因此,作者本身没有义务对读者负责。








4.综合社会情况来看








我国有法律,也有道德舆论,这些势力作为第三方,对作者以及作品会有一定的控制权。其中法律是绝对的控制权,而道德舆论属于压力形式的被动控制。
面对法律,作者必须妥协。
面对道德舆论,如果作者牛、厉害、承受能力极强,他就不改、就不认为自己错,我还是很佩服他,他也有自由坚持自我。








5.综合实际情况看
这里就没有绝对自由了,人脱离不了社会,作品逃脱不了社会的评判。








但我仍然认为,我们只能希望,作者们能够愿意承担起这样的责任,愿每一位作者能够把读者往好的方向引导,为整个圈子的合法合道德氛围做出贡献。








但是,作者仍然有权利坚持自己的创作自由,只要他能够扛得住压力,没有人能顺着网线掐死他,除了法律下的武装力量。
















从个人情绪来说,也认为作者需要承担社会责任的,包括对违法行为、极端违背道德的行为等。作者应该对此进行思考和权衡。但是思考和权衡后,去或留仍然是作者本身的权利,只要作者能承受。








读者有权利喜欢这篇文,也有权利讨厌这篇文,但不能强迫作者做出改变甚至不许再创作,除非是法律(还有官方)。








而有些情况下,一篇有相关内容文被捧成了这个圈的神文,起码代表这个圈大部分人都认可这篇文中的部分内容或者全部内容(包括文笔、故事设计、角色塑造、情感描述),那基本可以反映出整个读者水平和爱好。








这篇文对已在圈内的创作者和读者、未在圈内的读者和创作者,势必会造成一定的影响。人是极其肤浅的生物,很难逃过“第一印象”和“刻板印象”。这意味着,有可能,会很多读者会继续接受这类文、很多创作者会向这个方向靠近、很多未入坑的对这个圈和cp产生较为消极的第一印象。
























我们总在强调创作者要对整个圈、对读者、对作品(往大了说还有社会环境、未成年人等等)负一定的责任。








却从来不考虑读者的责任。








我认为读者需要更有脑子。








是的,我就是在说,很多热圈的读者没有脑子
















当然很多人会认为,“我们只是想图个高兴,管那么多干嘛啊”,我认可这种理论,本来同人就是一种娱乐,只是图个乐呵、不想管多么有深意的事无可厚非。








我个人是不信所谓的圈子的,但是人多就是有圈子,不能否认这个事实,躺在坑底养老的人也不能否认,热cp热作品更不能否认,也因此扯出大大小小多少事(笑死)。








而很多抛心抛肺的来看看同人的最初——创作者和读者的初心,都是希望这个CP好,希望创作出来的他们的故事、他们的感情好,希望一起喜欢他们的同好能开心。








所以这篇小论文对完全的圈地自萌主义者毫无意义,我也不认为完全圈地自萌哪里不好,但是对有些混圈、对一个圈子容易产生情感共鸣的人来说,我认为有一些可以参考的简陋的内容。
















我的朋友还有一个经典理论——好读者应当有一定创作经验。








这个我不完全肯定,我别的圈有很多读者并不是创作者但是非常优秀,能在我走偏的时候给我建议,在我苦恼的时候给我灵感,我爱他们。








经常有理论:创作者的质量决定圈子的质量。








我倒是觉得:读者质量决定圈子的质量。
















如果读者们真的希望一个圈子好,那么比起担心你家老师高不高兴、难不难过、听到了流言蜚语会不会退圈坑文这种事,还是多担心担心他产出的质量比较好。








就像很多作者说,看到评论里都是“请”、“打call”、“哈哈哈”、土拨鼠尖叫、无太大意义的狂吹等等,会觉得无聊、空虚、没有意义。








因为读者的水平不够,没有办法对这些作品进行更深的研读和思考,有了共感的情绪也只是流于表面,那么评论出来的东西当然都是这样的。








当然,不排除有些作品出来就是为了哈哈哈的,那就不重要了,而且我不认为这样的评论有错或者不好,因为这也是爱,一个读者对作品的爱不会有虚假。








只是我个人更推崇,在你很有感触的时候,把你的感触传递出去,在你有想法的时候,把想法表达出来。因为这对创作者而言是非常好的支持。








创作者需要支持,需要读者,但也需要好的读者,需要共鸣。








当然也不排除有的人单纯喜欢热度,这当然没有错,也没什么问题。








有趣的灵魂少,这一点众所周知。








有些相当优秀的作者,读者或许只有十个,但是他一点也不寂寞,因为这些读者的水平相当高,能给出意见和建议。
















如果一个圈子里,在顶层热度里充斥着一些较为极端的例子——我这里说难听点,同人里的LTP内容、极端OOC还有各种强烈犯罪色彩等等,这样的文成了圈子的神文,我觉得责任一大半在读者身上,而非作者。








这一切都是你们捧出来的,怪别人吗?








有人质疑,你不是提倡创作者绝对自由吗,现在又来说不要有这些东西。








因为同人是有度的,基于原作、基于角色等等,我们广泛认可在这个度以内的作品,并予以支持,但不代表一定反对不符合这一切的。








读者有权利喜欢那样的作品,大方的承认自己喜欢这样的东西又不丢人,拥护自己喜欢的人事物和立场也无可厚非。








但还是那句话,如果是对一个圈很容易产生依恋和情感、甚至对此有一些责任意识的人,宏观了看、用发展的眼光看,你们的希望与期望是什么,你们的作为又是什么。
















提一句,在道德和OOC问题上,如果要进行管束,我觉得合理的方法,就是呼吁,我们来呼吁大家不要创作不要看那样的题材,我们列出理由、列出法律、列出他们带来的种种危害,进行这种自发性质的团结来进行自我抵制,让作者们意识到背负这个责任的重要性,让读者们意识到拒绝这种题材的重要性。
而要求、威胁创作者不要写、读者不要看,我认为这种行为一方面很天真,一方面会激起逆反和好奇心,一方面任何人都没有这种权利去审判、剥夺别人的这种自由,除了法律。
















希望读者们,能更理性、客观、成熟的看待作品和作者。








提出自己的思考、讲出自己的理解,从来都需要水平和能力,对作者而言都有非凡的意义。








提出建议、提出异议,从来都需要勇气,也很难被接受,但对作者而言都会是宝贵的经历。








当然作者也长点脑子,有理有据的话再难听也要听一听,不讲道理的话听与不听看自己实际情况、要不要怼回去看自己当下心情。








这里再加一句我个人的偏见,如果一个创作者区分不了“有理有据的恶言”和“无理取闹的恶言”,那还是不要搞创作了。








我们不能说所有的话都是有用的话,因为这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多人为了给别人添堵而生,除了祝这些人早日暴毙,自己还要有辨别的能力,我认为这个能力很关键。








当然也不要把自己没有热度的原因完全归结于读者不识货,我觉得作者要对自己的能力有一个认知和评估,以帮助自己调整心态和更好地进步。
























读者是所有人的身份,只是到后来,有的人变成了创作者,有的人继续做读者,这两者没有孰优孰劣之分,更何况每个人都摆脱不了读者的身份。








而不管是创作者还是读者,都是需要进步的,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我个人和我的朋友认为,作为读者,自我反思、自我丰富、自我充实、自我提高,是有一定必要的,我们也在努力的这么做。
















这篇转载自由,不用再问啦。












不是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而是后来我喜欢的都像你。
小野大辅先生!四十岁,生日快乐!
今后请劳逸结合好好照顾好自己!

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温暖和煦!

某个小碎片

血有润滑的功能。

喂,丹尼尔。这些血,够不够?

请您回去吧,嘉德罗斯大人。您声名显赫力镇群狼,作为圣空星最重要最出色的存在,尊卑有别,您实在不必——

那你是什么?

——不必也不应为我——

我在问你话!你是什么?!

我?我只是……被禁在这笼里的一雀鸟。

那你还是丹尼尔吗?

您的意思我不很明白。

丹尼尔!我问你还是不是丹尼尔!

……。

他笑了,那笑苍白极了。

“我是凹凸大赛的裁判长。”